欢迎您的访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原慈善网高手论坛 >

长江电鱼一晚卖四五千元 长航公安打掉一个“捕运销”一条龙犯罪

发布时间:2022-05-29 点击数:

  夫妻协作,用电拖网在长江电鱼,一晚渔获可卖四五千元;叔侄合伙,藏身民房倒卖珍贵江鱼,通过长途汽车销往湖南、安徽等地。长江航运公安局黄石分局一举打掉了长江黄石、鄂州、黄冈水域多个非法捕捞团伙,破获涉渔案件131起,摧毁了一个“捕运销”一条龙破坏长江生态的犯罪团伙。

  5月12日,长江航运公安局黄石分局向长江日报-长江网披露“长江禁渔2020”首批公安部督办案件“张某系列非法捕捞水产品、非法捕猎出售野生动物案”的细节。

  长江是世界上水生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河流之一,浩浩江水哺育着424种鱼类,光特有鱼类就有183种,是全球七大生物多样性丰富河流之一。但在过去几十年快速、粗放的经济发展模式下,长江付出了沉重的环境代价。许多人竭泽而渔,采取“电毒炸”“绝户网”等非法作业方式,最终形成“资源越捕越少,生态越捕越糟,渔民越捕越穷”的恶性循环。

  2020年1月,农业农村部在官网发布关于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范围和时间的通告,宣布从2020年1月1日0时起开始实施长江十年禁渔计划,让长江休养生息。

  2020年6月初,长航公安局黄石分局刑侦支队得到线索,称长江黄石段新淤洲水域有人非法用电拖网打鱼。民警通过十多天的秘密侦查,发现在该水域非法捕鱼的是张某夫妇。

  张某夫妇是鄂州人,50多岁,禁渔前一直靠在长江打鱼为生。电拖网是在渔网上通电,所过水域所有鱼都会被电晕,对鱼类资源破坏性极大。为了躲避打击,张某夫妇常常深夜作业,天亮之前收工。

  6月22日晚10时许,张某夫妇驾驶铁质小船出江,民警随即在江边隐蔽蹲守。

  6月23日凌晨5时许,天空下着大雨,现场蹲守民警突然听到江面上传来发动机的声音,张某夫妇驾驶铁质小船由远而近驶来。同时,岸上也开来一辆面包车,停在小船准备靠岸的江边。

  没过一会儿,小船靠岸,张某夫妇将船上的筐抬了下来,准备抬上面包车。埋伏在附近的民警快速上前,将3人控制住。

  经查,张某夫妇当晚共捕获江鱼71.4公斤。面包车司机王某甲是一名鱼贩子,专门收购非法捕捞的江鱼,然后进行贩卖。

  在现场,民警在张某夫妇捕捞的江鱼中,发现竟然有一条4.1公斤重的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胭脂鱼。幸运的是,这条胭脂鱼还未死亡,民警联合渔政部门,紧急给仍未死亡的江鱼增氧,在快速固定证据后,将它们放生。

  看到民警突然出现,王某甲第一时间将自己的手机使劲往石头上砸去。他这一举动引起了民警的注意,将他的手机送到专业机构维修后,民警发现他的手机保存着每天的交易记录。民警惊讶地发现,像张某夫妇这样的小渔船,一晚上的渔获竟然高达四五千元。

  王某甲的交易记录,指向了7个非法捕捞团伙,共13人。警方顺藤摸瓜,很快将这些人一网打尽。

  这些人都是附近村民,虽然长江十年禁渔已经开始,但他们为了牟利,仍然铤而走险,利用夜间在长江鄂州、黄冈、黄石段进行非法捕鱼活动。

  “他们喜欢在长江黄石外贸码头、中窑江滩、西塞山等水域捕捞,因为这几处是鱼类的活动、栖息地。”民警介绍,这些人一般晚上8时至9时出发,驾驶小船来到鄂州、黄冈、黄石等水域,使用电拖网捕捞江鱼。

  面对警方的讯问,王某甲却闭口不言。民警从他手机上发现一张水费单,一个月的水费竟然高达3000元。

  “家庭住户一个月怎么可能用这么多水?一定是卖江鱼的窝点。”民警根据这张水费单,很快在黄石新街口找到了王某甲叔叔王某乙夫妇的江鱼倒卖窝点。该窝点藏身民房,没有招牌,鱼池、冰箱、碎冰机一应俱全。

  经查,王某乙夫妇每晚会联系非法捕捞者,然后由王某甲去现场收购非法捕捞者捕捞的江鱼。他们主要收购鮰鱼、江鲶、黄颡鱼等珍贵品种,用泡沫箱加冰块打包后,通过跑长途的大巴托运到湖南、安徽等地的餐馆和水产店,部分一般品种的江鱼则卖给黄石当地的菜市场或者餐馆。

  当年7月底,警方一举摧毁这个“捕运销”一条龙的非法捕捞犯罪链条,破获涉渔案件131起,累计抓获犯罪嫌疑人21人,收缴非法捕捞工具198套。在抓获嫌疑人的同时,警方还联合当地市场监管、渔政等部门,对收购江鱼的鱼店、餐馆进行了查处。

  2021年2月,经黄石港区人民法院判决,其中18名犯罪嫌疑人被判处一年六个月至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